2014年05月21日

机顶盒销量狂降 Wintel盒子成厂商“救命稻草

  、PPTV、乐视等视频网站的TV版纷纷从各大应用商店下架,深圳的大小机顶盒厂商们选择站队:是被招安,成为广电系TVOS盒子的ODM厂商,还是和各大牌照方合作,成为OTT盒子的正规军?

  已经很窄了。《IT时报》记者了解到,这半年来,深圳智能电视机顶盒的下游代理商一直在积极降价清理库存,新订单无人接盘,整个渠道接近崩溃。更严重的是,面对超出销量3倍以上的高库存,不少机顶盒厂商的资金链已经出现问题。

  然而,和微软的Wintel联盟借机推出的mini电脑Dongle,或许成为山寨机顶盒厂商救赎的救命稻草。

  “成交量比上个月又下滑了25%。”看着上个月天猫店铺的交易曲线,(化名)有言。是某知名机顶盒品牌华南区代理,自从广电收紧机顶盒政策以来,盒子的销量开始呈现直线下滑的趋势,最近更是跌入低谷,每天销量只有20~30余台。

  最直接的原因是,自从厂商和代理商被要求全部关闭、删除盒子的电视直播、第三方视频软件以来,盒子只能以点播功能作为宣传重点,这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大大降低。“天猫、京东上卖的盒子只能是按规矩办事,没办法刷机破解,很多消费者买回去之后发现不能看电视直播,就直接退货投诉。不像在线下,不管出厂系统怎么封闭,到了省、市级代理那里,一个ROM包就直接刷回去了。”

  市场冷暖,代理商是最的群体。以往深圳的机顶盒厂家开渠道大会,全国数百家代理商云集,在现场踊跃争抢订单,一场会下来订货量远超百万。但今年开始,机顶盒厂商们的订货会冷清了很多,前来订货的经销商寥寥无几,即使开出比之前优惠50~70%的价格,渠道商都不愿意接盘。

  “现在谁还敢提货啊? 万一厂商突然升级把盒子变成‘砖头’,损失就大了。” 一家机顶盒省级代理商表示,机顶盒本身利润又不高,全靠快速走量来盈利。但由于目前政策形势不明朗,线下实体代理商几乎都不敢向厂商发订单,以往热热闹闹的刷机生意,也失去了市场,“这行就是买涨不买跌,即便能破解刷机,但大家谁都不愿意冒这个险。我这个月手里还有1万多台货没甩出去呢,按每台150元成本来算,起码要亏150万元。”

  “基本上要从零开始了。”美如画某负责人对《IT时报》记者感叹道。如今,即便像美如画、开博尔这样的老牌机顶盒厂商,也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市场巨大压力。高峰时期,美如画一年销售额有一亿元,现在却只有以前的零头。

  事实上,自从厂商们被要求远程升级固件、取消盒子二级页面中的直播功能后,消费者的投诉蜂拥而至,销量也出现了直线下滑。

  某中等规模的山寨机顶盒负责人曹某对记者表示,他们全线网络机顶盒产品,大多通过各地区省、市级代理商,在国内二三线城市实体渠道出售,高峰期月销量能到达三四万台左右,而现在每个月只有200余台,连之前十分之一都不到。更令人担心的是,线下代理商已经不愿意提货,而是在压价快速清理库存。“利润下降也就算了,但现在仓库堆了100多万台盒子,上游供应商的款项还没付清,再卖不出去就只能转行了。”曹某对此苦恼不已。

  线下销售渠道的崩溃,上游厂商的高压力库存,让深圳大大小小的盒子厂商不可避免地进入了低谷期。

  “主要还是去年销量太乐观,今年第一个周期里,各大厂商卯足了劲生产,按照高峰期销售量3倍来铺货。但没想到5月份突然来了,现在深圳大大小小的厂商基本都陷入停滞状态。”曹某表示。

  2014年7月,国家向各省(市)影视局发布通知,要求电视网络公司开展机顶盒操作系统TVOS规模应用试验。如今深圳一批智能机顶盒厂家已成为第一批试点ODM厂商。据记者了解,TVOS系统基于Linux深度定制,短时间内无法被破解,但可支持直播,只在广电电视体系内发行。让机顶盒厂商庆幸的是,该系统并不会作为强制统一标准推广给自己。但如今各大视频网站TV版的下线和直播功能的被砍,让盒子的内容源头被堵死,除了和牌照方合作,似乎并无其他出。

  2013年前后,随着下游出货量和销量的猛增,深圳的机顶盒厂商不再满足于最初的盗播软件,而是纷纷寻求和华数、芒果TV等互联网电视牌照方进行合作。彼时七大牌照方态度也非常积极,彼此之间互相竞争,牌照授权费用只有10元/台左右。某些牌照方为了快速抢占入口平台,不仅免费内容和OS系统,甚至给予厂商15元/台左右的补贴,双方的合作一度进入蜜月期。

  但今年以来,国家出版连发命令,对各大牌照方进行整顿,下游机顶盒生产厂商也接到通知:一律删除盒子中的直播软件,同时销售宣传中也不得提及直播功能。按照“谁授权、谁负责”的原则,各大盒子厂商还被要求将系统、内容备案,以后对机顶盒的界面改动和软件升级,都要进行申报。

  在深圳工厂的生产线上,MeegoPad平板联合创始人吴烨彬,摆弄着眼前烟盒大小的一块狭长型黑色主板,这个不起眼的半成品,正是今年英特尔推出的名为Dongle多系统电视的秘密产品——在整个深圳,只有两家厂商获得Intel的首批资格。作为国内最早与英特尔联手推出上网本、Win8平板的厂商之一,吴文斌顺利进入了Intel机顶盒的圈子。

  在平板业同行看来,这种跨界产品多少有些“不务正业”,不过在吴烨彬眼中,这块小小的主板,代表着下半年中小机顶盒厂商重新崛起的希望。

  “试想一下,花300多元就能买到一台香烟盒大小的mini电脑,接在电视上既能当盒子用,又能当办公娱乐的轻主机用,这对行业意味着什么?”吴烨彬带着些许激动反问记者,话语未落,他又自问自答地结束了这个问题:“它是陷入泥沼中的机顶盒产业的救命稻草。”

  这种采用Intel凌动移动处理器方案的机顶盒,相当于一台微型的准系统电脑,最终产品只有香烟盒大小,同时搭载了Win8、、Ubuntu三种系统,市场定价约在50美元(人民币320元左右)左右。它能够根据使用场景随时切换系统——界面下它就是一台电视机顶盒,界面、操作与主流盒子一致,也能够安装第三方TV版视频软件;Windows、Ubuntu界面下它就是一个便携主机,能够流畅地完成处理文档、在线视频等任务。在深圳厂家们初期测试中,它表现出的性能令人咂舌,根据第三方跑分软件测试,Dongle跑分结果在4.6~4.9万分左右,而ARM架构的小米盒子分数仅仅在9000~10000分左右。

  对渠道和内容遭受双重打击的深圳厂商来说,转投英特尔的怀抱或许成了最好的出,毕竟Windows主机并不属于广电系的监管范围。而英特尔也能够借助深圳各大机顶盒厂家庞大的出货量,冲刺全年度4000万颗芯片的任务。但对急于突围的盒子厂商们而言,这一进度并没有那么顺利,“许多盒子厂商打破脑袋都想挤进来,但英特尔前期资源优先供给此前有紧密合作的厂商,9月中旬左右将会有第一批产品大规模出货。等到明年2月份,才会真正给第三方中小厂商,这个过程中间仍然是严寒期。”